李肇星干过的几件特殊事:让克林顿写下道歉书

2019年11月30日 0 作者 亚搏娱乐app

原标题:“铁嘴外长”李肇星干过的几件“特殊事”

近日,外交部前部长李肇星率团出席印度外交部和印观察家研究基金会联合主办的首届“瑞希纳对话会”,并作为全场首位主旨发言人,发表题为“促进亚洲联通,实现合作共赢”的主旨演讲。

据媒体报道,在出席“瑞希纳对话会”开幕式时,李肇星在发现大会印制手册把台湾地区代表标示为“中华民国驻印度大使”,即离席表达抗议。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作为前外交部部长,李肇星被称为“铁嘴外长”,更被外媒称为“强硬派”,在面对国家利益、国家主权问题时多次强硬回应,甚至还让克林顿白纸黑字向中国道歉、舌战美国名嘴等。

让克林顿白纸黑字写下道歉

北京时间1999年5月8日,中国驻前南联盟大使馆遭以美国为首的北约飞机轰炸,导致中方3人死亡,20余人受伤。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当时,李肇星担任中国驻美国特命全权大使。

“炸馆事件”发生后,美方将事件说成“意外事故”,并没有公开道歉。

8日晚,时任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紧急赶往使馆,希望与中国大使见面。李肇星则等到中国驻华盛顿的记者赶到后才与奥尔布赖特会面。

二人碰面后,李肇星严肃地要求美方道歉,奥尔布赖特则答复说,克林顿总统和她本人愿分别同江泽民主席和唐家璇外长通话,向中方道歉。这时,记者们已纷纷赶到,围在会客室外。奥尔布赖特得知这一情况后问李肇星:“使馆有没有后门?”

李肇星回应道:“在中国使馆,你的安全是有保障的,我们没有后门。”

于是,会见结束后,奥尔布赖特在一群中国记者的围堵下,“被迫”发表简短声明:“我今天来这里,是要重申美国政府早些时候对中国人员在贝尔格莱德的死难所表达的深深歉意……”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这是美国政府主要官员在“炸馆事件”后的第一次公开道歉。

5月13日,克林顿在白宫会见了李肇星等。李肇星再次强调,“总统先生应该向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道歉”。

接着,他拿出随身携带的吊唁簿,对克林顿说: “中国人特别重视白纸黑字,所以请总统先生将道歉写下来。”克林顿沉默了一会儿,拿起笔在吊唁簿上写下“对死难者表示深切的哀悼,对其家属和中国人民表示真诚的歉意”,并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舌战美国名嘴

上述美国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的次日,美国广播公司(ABC)《本周》专题节目主持人找到李肇星,请他在10分钟内决定是否接受采访。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本周》是美国最有影响的电视专题节目之一,主持人山姆·唐纳德是最负盛名的“铁嘴”之一,节目的客座主持为作家乔治·威尔。

李肇星决定接受采访。采访开始后,未等李肇星坐定,唐纳德便问大使能否保证在北京和中国其他城市美国外交人员的安全。李肇星严肃地反问唐纳德,为什么不问在南斯拉夫受伤的中国大使馆工作人员的情况,为什么不问在贝尔格莱德杀害中国人的行为?

接着,威尔又问,中国政府声明中指出北约的轰炸是肆意践踏国际关系,“肆意”是否是指中国认为北约有意轰炸中国大使馆。李肇星强硬的回应道:“中国政府声明中的每个字都是事实,这绝不是一个普通的事件,而是令人发指的暴行,在世界外交史上都很罕见。”

接着,李肇星反问威尔,怎么解释3枚精确制导的导弹会从不同角度击中中国大使馆。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李肇星紧接着在5月11日,就此次轰炸事件与美国媒体进行了第二次“交锋”。他接受了美国有线新闻电视网(CNN)《脱口秀》节目主持人拉里·金的采访。

采访中,李肇星提到:“(美国军方)告诉我们说,他们用了过时的地图。这能让人相信吗?……美国向来标榜自己最重视人权和个人感情……他们却为何如此冷漠?”

怒斥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

2006年8月15日,因为时任日本首相小泉再次参拜靖国神社,李肇星第一时间把日本大使宫本雄二叫到外交部,提出交涉。

宫本刚一落座,李肇星就代表中国政府和人民提出了强烈的抗议,连客套话都省了。“靖国神社供奉的‘二战’甲级战犯,是日本军国主义发动和实施对外侵略的策划者和指挥者,是近代史上给亚洲和世界造成巨大劫难的祸首……小泉首相参拜了6次,辩解了5年,但国际社会和日本国内反对参拜的声音日益高涨,这说明他的行径不得人心……”

宫本雄二中间想解释几句,都被李肇星驳回去了。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除了这次与日本交涉,李肇星在联合国的时候曾让秘书质问日本外交官为何胡说八道。

2014年1月,李肇星的外事回忆录《说不尽的外交》一书,在首都图书馆举行读者见面会,见面会上有记者问李肇星曾作为驻联合国代表,在联合国工作是否会有争论。

李肇星谈到,一次自己在联合国大厦里准备去开会,一位秘书跑过来报告,说日本一名外交官在会上胡说八道,称有的大国交会费很少,权力很大,还是常任理事国。日本交会费多,却不是。”

李肇星对这位同事说,“这也要先报告?你要先斗争,赶快跑回去,问他是谁让他胡说八道的。联合国建立在二战后的废墟上,有的国家对历史问题还没正确认识就想“提拔”自己,不可能。”

后来这位同事回去质问日本外交官,对方才承认无理。

“中国没有一寸土地是多余的”

1985年,李肇星作为外交部发言人登场。此后,他先后出任常驻联合国代表、外交部副部长、驻美国大使、驻联合国大使、外交部长、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2013年3月退休。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2013年10月,退休半年的李肇星受邀参加成都工业学院的百年校庆,举行了一场报告会。

期间,李肇星谈到了钓鱼岛问题。“对于钓鱼岛问题,在前段时间参加的一次活动上,有记者问到了我对此的看法。”当时,李肇星简短的回答,“钓鱼岛是中国的。回答完毕。”

接着,他补充说,“根据国际惯例,一个岛是否属于某个国家,大致有三个标准:谁先发现、谁先命名、谁先管理,从这三个方面来看,毫无疑问,钓鱼岛都是属于中国的。”李肇星说,目前外交问题之所以如此复杂,背后还存在诸多的政治因素。

“我想说的是,中国虽然领土辽阔,但是没有一寸领土是多余的。因此大家可以放心,中国绝不会放弃任何一寸土地。”

谈到退休生活,李肇星说,“我还到我们国家最南端的曾母暗沙去了一趟,以我个人的名义宣示了一下主权,在那里泡了一个澡。”

警告美国官员以后别乱说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李肇星首次作为发言人登台亮相时,就有外国记者提问有关西藏的问题。

李肇星坚定的回应,西藏自13世纪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西藏事务是中国的内政,绝不允许任何外国干涉。

此时,一个记者继续说,“我也有自己的家乡,如果你说我的家乡不是属于我们国家的一部分,我才不在乎呢!你为什么对西藏这样在乎?”

李肇星严厉地回答,“你对自己的国家怎么看是你的问题,但是中国的主权是神圣的,外国人无权干涉!”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李肇星面对国家主权问题的提问时,会毫不留情驳斥。

据媒体报道,有一次,一个美国高官对李肇星说:你们不讲人权,你们汉人像潮水一般涌进西藏去当干部。李肇星回应道,我请你去西藏,看看事实再说话。

然后这个美国高官说自己血压高,去不了。李肇星立刻反问道:难道汉族官员血压不高?他们去西藏,并不是因为那个地方能享受,而是替老百姓去干活。

李肇星接着说,这样,我们的医药很好,先给你治好高血压,再去西藏看看?

这个官员仍是回应自己不敢去。李肇星说:那以后就别再乱说了。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实习生 王俊


东北是给政策给钱还是干部?

这是一次“再工业化”的历史档口,在这个档口期,东北需要摆脱传统的“路径依赖”,优化存量,用好增量,还有体制机制上的重建,观念上的更新。


丹麦人为什么最幸福?

一个社会中人们是否感到幸福,是有许多因素决定,其中社会保障(福利)、财富分配等影响非常大。另外,这个世界发展还太不平衡。要想实现联合国的发展目标,难度非常非常大。


真知识为何不如伪知识流行?

在生活中,不难发现,那些真正有思想,有价值的文章,反而不如那些似是而非,甚至完全谬误的文章传播得广。人们似乎更感兴趣那些简单、情绪化的文章,而对理性的真知灼见缺乏兴趣。


国民党在台独尊国语为何失败

正如台湾民主化的历史所示,在某些情况下,仅仅做出语言政策上的妥协,远不足以应对新兴社会力量的挑战。